导航:首页 > APP软件 > qq杀千陌皮肤

qq杀千陌皮肤

发布时间:2024-03-03 17:07:12

Ⅰ 关于杀阡陌QQ网名

千年雪化, 待君重来
青铜门外,起灵归来
心疼杀姐姐!
妖魔之王

杀阡陌
《花千骨》中的男主角之一,妖魔之王,魔君。虽为男子,却拥有令人忽略性别的绝世美貌,是六界第一美人,很自恋,爱美成癖。初遇花千骨时,他宛如天神般从天而降的绝美风姿和倾倒众生的绝世容颜,让被救下的她惊呆了:“姐姐好美!就是胸小了点。”一声“姐姐”让杀阡陌想起死去的妹妹琉青璃对他的戏称,也不说破。后来花千骨虽然知道了杀阡陌的真实身份,还是按照习惯唤他“杀姐姐”,而杀阡陌生性乖张洒脱,也不纠正,反倒觉得这是对自己容貌的莫大赞美。
从不曾伤害花千骨,对她总是毫无保留的爱护、不求回报的付出。为救她,修炼邪功、杀上长留、对抗整个仙界。后因昆仑山仙魔大战时见到不共戴天的仇人——害死妹妹的竹染,仇恨催使他完全入魔,不顾任何阻拦杀红了眼,花纹遍布全身,邪功脱离控制,被体内妖魂反噬,危急时刻花千骨催发妖神之力及时阻止,之后陷入不知何时才会醒来的沉睡。沉睡前对花千骨表明心迹:“傻瓜,知道琉夏喜欢竹染我会生气,可是看见你和别的男子在一起,我却是会吃醋啊。”不知不觉中,他已经爱上了花千骨。最后,在花千骨即将魂飞魄散时,杀阡陌被她的妖神之力唤醒,带走了花千骨仅剩的一魄,用尽全力助她转世。
经典语录
“小不点,你说我怎么就长得这么好看呢?”
“小不点,记得吹骨哨,姐姐不管在哪里都会赶来!”
“不要求他,小不点,姐姐带你走,去他什么狗屁仙界魔界,去他的狗屁妖神,姐姐带你一起走,咱们什么都不要了,你想去哪我们就去哪!”
“白子画,你若敢为你门中弟子伤她一分,我便屠你满门!你若敢为天下人损她一毫,我便杀尽天下人!”[1]
“只要可以救出小不点,别说是我这条命,就算是毁了我这张脸,我也不在乎。”
“每个人都有执念,而我的愿望,是想要保护一件东西。先是她,然后是你。可是,亏我一生自负拥有这世上最美的容貌,却没有可以保护自己所爱的能力。我输了,输的好彻底。可是小不点,你要相信,姐姐是真的喜欢你……”
“傻瓜,你以为我爱的是琉夏,一直把你当成她么?你跟她对我同样重要,可是我对你有一点却是不同的。知道她喜欢竹染我会生气,可是看见你和别的男子在一起,我却是会吃醋啊。”
“美人的吻,可是从不轻易给人的……小不点,记得我……”
“小不点,对不起了,从今往后,姐姐再也不能听见你的骨哨便赶来救你了……”

Ⅱ 旧版花千骨中所有角色(包括路人甲)

白子画 花千骨 东方彧卿 杀阡陌 糖宝 落十一 摩严 竹染 笙萧默 幽若 南无月 轩辕朗 轻水 霓漫天 朔风 火夕 舞青萝 狐青丘 上上飘 朽木清流 云端 然翁 云隐 云翳 清虚道长 紫熏浅夏 蓝雨澜风 斗阑干 墨冰仙 林随意 茈萸 春秋不败 烈行云 张大夫 水鬼不算吧 花秀才 绿鞘 洛河东 清怜 情怀 东华上仙 无垢 檀梵 幻夕颜 霓千丈 苏蕊 长生 (负责长留后殿杂务的) 小红 小白 琉夏 莫小声 崔嵬 诽颜 二郎神 王昔日 李蒙 温丰予 冥梵仙 腐木鬼 幻厢
还有文中的:11.群仙之宴

“啊!糖宝,我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耶!”花千骨猛然惊异的看着自己手捧的花瓣,激动的差点没泣涕涟涟——
“啊,什么?”糖宝爬到一朵桃花里舔着里面的仙汁蜜液,香甜的晕晕乎乎。
“我可以碰花了!我可以碰花了!!没有枯萎,一点都没有枯萎呢!”花千骨突然反应过来,双脚(?)颤抖的抱住面前相比它的肉肉身体显得巨大的花瓣,脸儿在上面蹭来蹭去,柔柔的桃花瓣儿,绸缎一样的光滑而美丽。花千骨兴奋的打个滚儿,用花瓣被子一样把自己全身上下都裹了起来,好香,好舒服。
“你以前不能碰花么?”
“当然啦,不然我怎么叫花千骨,我生来就是花儿的克星。从来没有一朵花能在我手里完好如初的。为什么呢?为什么呢?(参见蔡明童鞋语录)”
“我想是天水滴或者那个勾玉的关系吧,特别是那个勾玉,看似普通,灵力却竟然比天水滴还要强上许多倍。你身上本来有一股很吸引妖魔鬼怪的气味,全被那个给屏蔽了。”
“啊?怪不得至从和朗哥哥分开,就再也没有以前那么多烦人的小鬼来缠我!”花千骨欣喜的从这朵花上爬到那朵花上。
林中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桌上放满了琼浆玉液,仙果佳肴,看得糖宝口水都快掉下去。
“你说我纵身一跳,跳到下面桌子上放的蟠桃上,会不会被发现?”
“不但会被发现,说不定还被仙人一起吃到肚子里去。”花千骨哈哈的笑,“要来多少仙人啊?怎么设了那么多座位?”
“天底下有名无名的仙人多着呢,不过能够出席天宴的倒也不多,道行厉害的几乎全在这了。除了各仙派掌门必到之外,一些名头响亮的散仙,王母都会下帖邀约。如今昆仑由王母主掌,加起来,来的也有个四五百吧。”
不一会儿钟鸣鼎盛,仙乐大作,悠悠的众仙进场开始入座。
各式各样的仙人都有,超凡脱俗的,美艳绝伦的,仙风道骨的,老态龙钟的,凶神恶煞的,一时间花千骨看得眼花缭乱,口干舌燥。除了最上面坐的是玉皇和王母能够识别的出来,其他的一概不知。
糖宝一一跟她介绍着。
“那边坐的是蓬莱三仙,福禄寿三星。穿红衣,留着小胡子,色咪咪盯着众仙女看,笑得很淫荡的那个是财神爷,旁边埋头贪杯的那个是福神,须发皆白,身边站着个童子的那个是寿星南极仙翁。”
“那边分别是崂山,天山,太白山,王屋山等各派的掌门。可惜茅山清虚道长不在了……”
“哪个是崂山掌门?”花千骨伸起脖子望,突然想起还要帮林随意给他师傅带话的。
“那边那棵树下,白头发,眉头紧缩闭眼静坐的那个,看见没有?”
“哦,看见了!”
“恩,那边的应该好认,多是佛门的各位菩萨,左边素衣光头的那些是十八罗汉,再往后一点是美音,梵音,天鼓,颂德,广目等十八伽蓝,你注意看妙叹,她是生得最美的一个,和嫦娥有得一拼,长得最奇怪的那个是雷音。”
“再往东边那几桌是二十诸天,日天,月天,大梵天,帝释天,阎摩罗王等,他们的仙法都是一等一的厉害,脾气也挺火爆,一般人都不敢太招惹。”
“那边在对弈的是南斗六星君和北斗七星君。十三个人凑在一起,每次有机会聚在一起都是不分昼夜的下棋,而且是十三人同时下的超强联盟混战,他们的棋子都是天上的星星,可以锻炼出世上最好的兵器。”
“另外那边高声喧哗,好像在吵架一样的是四海的龙王。”
“啊?居然有个女的?好漂亮!”花千骨看着那么多惊世骇俗的天人的脸,开始有点审美疲劳了,可是仍然对那个爽快大笑又不失女子妩媚姿态的红发龙王感到惊艳。
“恩,里面最能喝,最厉害,也最漂亮的一个,新上任的北海龙王。”
“前面的那个是元始天尊,灵宝天尊,和道德天尊。”
“拿着白拂尘的那一个?”
“那个是道德天尊,就是太上老君。老滑头一个,最会见风使舵。他说的话都只可信一半。”
“那边是南方南极观音,东方崇恩圣帝,另外三个似乎是为了镇压肆虐的妖魔没有来。”
“啊?观音菩萨!”
花千骨仰望端坐紫金莲的救苦救难的菩萨,差点没想跪下去拜两拜。
却见观音周身都是祥瑞,眉目间大慈大悲,一片微微的圣洁白光中,不断变幻的脸孔让人看不真切,却让花千骨想起未见过面的苦命的娘,突然内心一片酸楚。
“别看啦,菩萨千手千面,众生万相,看多了会心入幻境的。”
“那边的很多你应该都耳熟能详,许多都是得道后,玉帝册封,身居高位的。二郎神,巨灵神,太白金星,赤脚大仙,文曲星和武曲星,千里眼,顺风耳,风伯,雨师,雷公,电母。正在台前献舞的是七仙女,在给众仙斟酒的那个是嫦娥仙子。角落里那个不苟言笑的冷艳美人是九天玄女。”
花千骨抬眼望,这个年纪并不是说有多能欣赏和理解美丽这个词,就好像只知道九天弦乐好听,又说不出来好听在哪里,和凡间音乐区别在哪里。只是看见半空中,漂浮着一朵朵彩色的祥云,靛蓝的天幕中,七名身着各色霓衣的仙女在空中轻歌曼舞。赤裸的美玉般的足踝,踝上系着精致的银钏,钏上镶了数不清的银铃,栩栩和风,轻盈如梦,彩带翻飞,轻纱舞动。
而那嫦娥仙子和九天玄女,一个妩媚倾城,一个冷艳无双。好看得让花千骨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也同为女子。
“那边浑身喷火没人靠近的那个是烈火星君,脾气暴躁,在仙界没人敢招惹他也都不爱搭理他。花千骨细看,却是个十六七岁的俊俏少年。
“那边那个阳刚帅气的是青龙孟章神君,身边跟的小巧可人的是朱雀神君,白虎和玄武没有来,他们和整个仙界闹不和已经很久了。有谣传说他们和妖魔来往慎密,似是有反意。他们手下神兵众多,所以玉帝为此事甚是头疼。”
“哇,糖宝,你好厉害哦!”
“嘿嘿,异朽阁的小妖精,专门就是为了收集打探消息还有为主人提供消息而存在。我身后可是异朽阁巨大的消息库啊!”
花千骨一想到糖宝大半知道的都是那一堆吊着的舌头告诉它的,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异朽阁不但皇宫,就连仙界的事情都知道的那么清楚么?”
“那是当然,六界之事皆有史记。”
“那异朽君知不知道什么方法可以抑制妖神出世的?”
“我也不清楚,我法力尚浅,知道的事情也很有限,能够连接到的也只有异朽阁第一层的资料库。”
“呃,好羡慕这些仙人们啊!也不知道我要多久才能够拜到师学有小成。对了,为什么一直没有看到白子画老前辈呢?他不会也没有来吧?”
“我也不知道。可能耽搁了吧。现如今仙界本就纷争内乱不堪,佛道两家为了争控制权明争暗斗,各门各派为了兴旺壮大不折手段,天兵天将也为了营营小利你死我活。玉皇王母光有实名没有实权,佛主和菩萨又几乎不问世事。现在仙界算来算去,唯有长留上仙白子画是道行最高,威望最高的了,众仙也几乎以他马首是瞻。商讨妖神出世这等大事,他不可能不来。”
花千骨完全弄不明白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为什么成了仙还会有这些欲望和勾心斗角。怪不得东方彧卿会这么讨厌仙人呢!
“那个是东华上仙,他和白子画一向交好,但是另外两个上仙脾气就很古怪,几乎每次的天宴都不屑来参加。”花千骨怔怔的望着那个如风一般的超凡男子,嘴角始终挂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秀雅惊人的,又象是弱不胜衣。
“还有许多游仙和散仙,那个妖娆满头卷发很像蛇精的女的是逆水千帆清水樱,和她正在说话的那个蒙着面纱的是幻夕颜,身份比较神秘。挺着好像弥勒佛肚子一样的那个是五岳散人,被他缠上的人非被他唠叨死,他身边那个一脸痛苦神情的是独步千军南岭寒,以前本是五尊之一,后来因为胞兄斗阑干,包庇妖女被驱逐到蛮荒,大怒之下离开九霄殿做了游仙。”
“糖宝你有听过欢喜天忧洛河东的名号么?”
“当然听过,那人道行十分厉害,不过脾气更厉害。虽然每年都有给他发天宴请帖,不过他厌恶仙界的繁文缛节还有假惺惺,从来都不来,仙界很多人都很讨厌他。特别是七仙女中的四仙女,不知道怎么被他得罪了,对他简直恨之入骨,一见就喊打喊杀的。”
“另外分散在各桌各处的子丑寅卯等十二元辰,二十八星宿,三十六天将我就不一一给你指了。今年来的人比往年多出很多,还有好多我都不认识。若是你成了白子画的弟子,不管有没有仙籍,下次说不定都可以光明正大的跟着他参加天宴了。我也可以跟着你名正言顺的下去吃东西,啊哈哈!”糖宝想的口水直流。
花千骨虽没见过什么世面,生来却是素心寡欲的一个人,一向也没什么大悲大喜。
这些一个个凡人眼里,美曼翩阡的神仙,她的眼睛很快适应并且习以为常了。要论诡异,没几个比得上异朽君,要论长相,没几个比得上轩辕朗,要论气质和仙姿,没几个比得上东方彧卿,要论恐怖凶恶,没几个比得上洛河东。
可是哪怕悲伤如父亲去世,她也忍住不哭出一滴眼泪,好看如轩辕朗还有东方彧卿,她也不过是刹那的惊异,凶恶如洛河东还有无数魍魉鬼魅,她再害怕也会硬着头皮无畏。
没太多的私欲,也没太多的情绪,她有自己的坚持,却也一向顺其自然,不太会拒绝别人。

12.长留上仙

在糖宝还在兴高采烈的浏览众仙,收集情报数据之时,花千骨对白子画的紧张等待还有微微好奇已经超过了她对瑶池里所发生的其他事的兴趣。
终于,“长留上仙到——”
她听外面宣了一声,众人起身。
……
那个,即将成为她师傅的人……
……
踏着清风,缓缓从天而降。
……
花海飘香,桃花林旁的五色瑶池水静静荡漾,万年不改。清风掀起层层粉浪,落英缤纷,飘花如雨。
花千骨身子轻轻晃了晃,那如月光清辉一般皎洁又幽静的光芒,仿佛从亘古一直穿越射破到她面前,明亮闪烁的让她几乎睁不开眼睛。
白子画,从天的那一端缓缓向她走来,脚步花开如海,风过如浪。
淡淡的银色光晕笼罩周身,素白的袍子襟摆上绣着银色的流动的花纹,巧夺天工,精美绝伦。肩头飘落了一两片粉色的桃花瓣,无暇的几近透明的宫羽在腰间随风飞舞,更显其飘逸出尘。剑上华丽的白色流苏直垂下地,随着步伐似水般摇曳流动,在空中似乎也击起了细小的波荡。长及膝的漆黑的云发华丽而隆重的倾泄了一身。
四周众仙人无不臣服而恭敬的向他弯下身子。连那一片桃花海也堆起层层细浪,追逐着他的脚步,上下欢腾翻飞着,仿若在他脚下腾起了粉色的云彩。而他走过的草地,步步生出一朵洁白未染的莲花。
花千骨无端的慌乱起来,大口的呼吸,害怕自己因为遗忘而窒息。眼睛,却不离那漫天绯色中,白的不染尘埃的身影。
万籁俱静,仿佛,这早已经不是了群仙宴,没有群仙,只有如画的人,从画中走出,被万千粉红的云彩簇拥着前行,独木出林,俯瞰风云。
惊为天人的眉宇面貌间掩不住的清高傲岸,略有些单薄的唇比常人少了些血色,眉间是殷红色的掌门印记,淡然而带着冰冷的目光,流泄如水如月华的,倾入花千骨的心里。不知觉的,突然竟感受到一阵疼痛。为何呢?
无法用任何词语去描述他,任何描述出来的他都不是他。
只是那样的清雅,那样的淡漠,那样冰凉如水一样的眼睛,还有远远的骨子里就透露出来的清冷,却把他隔绝在尘世之外,圣洁的让人半点都不敢心生向往,半点都不敢靠近。
璎珞轻舞,暗香浮动。淡香的风从鼻端轻轻的擦过,微微的痒,从鼻尖一直到心底。
世界,一片银白……
世界,一片漆黑……
世界,一片金黄……
世界,一片柔和的水光荡漾……
……
白子画,黄泉路上,忘川河中,三生石旁,奈何桥头,我可有见过你?

花千骨痴了傻了好半天才发现,他竟然坐在了自己的树下。
大风越过,一树桃花仿佛都在雀跃般,快被吹到半空中去,一时间万千飞花,浮光跃金。
轻轻在半空中转了个圈,花千骨看见糖宝大惊失色的望着自己。莫名其妙的转头看,等反应过来时,已经随着身体下的那片桃花瓣,往树下飘落了去。
仿佛踩着帆一样,悠扬的在半空长打着转儿。然后,竟径直的掉落到了白子画的酒盏之中。
花千骨傻傻的躺在那片花瓣上,犹若一叶轻舟,在酒盏中荡漾,清醇的酒香让她有点昏昏欲醉。
白子画低头看她,眼中一丝诧异,似乎微微上扬的唇角,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最大的表情。
花千骨开始浑身哆嗦,比她这辈子任何一次见鬼还有看见的恐怖场景都觉得可怕。
白子画看着这个误入自己酒盏中的小虫子,难得兴致大发的伸出两根手指把她小小的身子从酒盏里拎了起来。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花千骨闭上眼睛在心里不断的喃喃自语。
他竟然用他的手指触碰到了她的身体,不等他把她捏死,她自己就已经心跳快到自爆而死了。
把小虫放在自己左手掌心里,白子画细细看来,发现她生得晶莹剔透,玲珑可爱,不由竟心生怜爱,伸出右手白皙修长的食指轻轻的在她身上来回抚摸揉弄了两下。
花千骨紧咬住唇,身体一阵颤抖,连魂魄也跟着一起颤栗起来。感受着白子画指尖皮肤的温度还有温柔,从身子到心灵全部都要融化成水。奇怪又说不出的麻痒与悸动从心底深处如火山般的喷薄而出,占据了身体和灵魂的所有角落。再也看不见眼前的任何景像,只是那种舒适与愉悦让她差点就要忍不住叫出声来。
太恐怖了!要是死了就好了……
那么近的凝视着白子画的脸,他的鼻尖几乎就在咫尺之间。花千骨完全听不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感觉不到自己的血液还在流动。
白子画捏捏她僵硬的肢体,突然忍不住微微一笑。刹那间,时间万物都静止了。
花千骨不知道,这样一个人,竟然也是会笑的。那爱怜的望着自己的眸子突然变得烁亮无比,像是亘古长明的星辰,像是朝花夕拾陨日,像是盛大华丽的烟火,像是开到荼糜的花盏,绚烂的让她义无反顾的栽落进去。
心中的一切紧张与不安全被抚平,这样温柔而又慈悲的笑容直直打在人心中最柔软的角落里,时空幻灭,一切都成了空白。如滚滚惊雷,如骇浪惊涛,映衬在漫天飞舞的桃花雨里,缠绕成她一生一世的劫难。

“不小心掉下来了么?”他启唇,碎玉一般的声音。
说著,举杯,将银盏中的清液一饮而尽——包括,酒中还漂浮荡漾着的那片桃花瓣。
花千骨呆在那里,看着酒盏里一滴不剩,也不见了那抹桃红。
白子画低头,轻轻对着她呵了一口仙气,忘忧酒的清香迎面扑来。
花千骨整个人都被摄了魂去,望着他嘴角边的一点湿意,突然很想去舔。莫非?自己只是闻闻,也醉了么?
身子开始缓慢的飞腾起来,突然很不想离开他掌心的温暖,用力的伸出手想去握住,身子却越飞越高。
看着树下的人儿离自己越来越远,她突然鼻子竟有些酸楚。
重新安稳的又回到树枝上,躺卧在一朵桃花里,却已是大梦一生。
花千骨,再不是她自己的花千骨。

13.一年之约

“骨头!你没事吧?”
糖宝总算松了一口气的爬到花千骨身边,拍拍她的小脸,看她整个人完全都傻掉了,不会是惊吓过度吧?还好是碰上白子画,要是换作烈火星君等脾气暴躁的菩萨,早把她给捏死了。
“我……”花千骨动动嘴唇觉得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喉咙也不是自己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努力的把自己的三魂七魄往回拉,终于眼睛可以聚焦了。看清楚眼前的人是糖宝而不是刚刚那对她倾城一笑的神仙。
“宝,我,我好像有点醉了。好困啊……”花千骨的眼皮直打架。
“啊,骨头,你不要睡啊,忘忧酒要是醉过去,大梦三四年,我可叫不醒你!”说着使劲往花千骨身上掐了几把,疼得花千骨直哼哼。
用力甩甩头,努力找回神智,她还有要事没办呢,不能就这样睡过去,不过,真的好想在他的掌心里,沉睡一辈子啊!
“他就是白子画么?我还以为和清虚道长一样是一位老爷爷。”
“一般成仙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以后就一直是什么样子了,除非本人的意愿不会再有衰老这一说。”
“糖宝,我,我突然有点害怕,如果他是个慈祥的老爷爷我还觉得好亲近一点,他会不会不肯答应收我做徒弟啊?”
“我也不知道。你别担心啦,他若不肯,我们就缠到他肯为止。”
“呵呵,那现在人来齐了,我是不是应该变回去跳到下面说明来意啊?”
“先别莽撞,等他们商量到这事的时候再说吧!”
“哦。”花千骨双脚垫住下巴,完全没有听见周围的神仙们在讨论什么,只是眼睛直直的望着树下的白子画,一抬手一转头,都紧紧的牵动着她的心。

“以上皆依众仙家所言即可,妖魔冥界与人间各处外力扭曲打开来的通道就请二十诸天尽快封印。只是这一次清虚道长竟然未到实在是让人有点不安。”玉帝捋捋胡须望着众仙似是希望有谁出来解释一下。
如今世道混乱,纷争不断,没有言明原因便缺席天宴的仙人不在少数,为何单单只问茅山派掌门一个?众仙皆有不解神色,只有少数几个知道清虚道长是守护神器之人之一,从一开始也是心神不宁。
崂山派掌门突然开口道:“听陛下说来贫道之前派去送信的徒儿也是一直没有回山,会不会是茅山出什么事了?”
“云隐来了没有?”玉帝四下张望。
“没有,传来信说是正在川中灭妖,抽不开身。”王母在一旁言道。
“茅山派弟子一个未来么?”玉帝皱起眉头,一般就算掌门再抽不开身,也会派门中弟子前来的。
糖宝踢了还在看着白子画发花痴的花千骨一脚。
“快啊!该你出场了!!”
花千骨咕噜咕噜从树上滚了下去,糖宝默念两句,她在半空中变回了人形,十分狼狈的摔在了白子画的桌子上。心里嘀咕着降落失败,要是掉他怀里多好啊。
众仙皆大惊失色,天宴上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凡人来!就是因为太普通了,一点法力也没有,所以竟然没有人发现她的存在。
花千骨手忙脚乱的扶住打翻的酒盏,生怕一个不小心沾湿了面前这人的白衣。
今天天上掉下来的东西还真多啊,白子画无语。
看着四脚朝天摔在自己面前桌上的面颊绯红的小孩,衣衫褴褛,顶个鸟窝一样的乱发,虽然经过某样强大法力的东西掩盖,他依然能感觉到她身上那一点与众不同的颇为诡异的气息。非常非常——不、喜、欢。
小孩的瞳孔漆黑发亮,好像是包容了整个星空的最明亮的水晶。此时正惊慌失措的四处张望着,虽然写满了紧张,可是在众仙诘问的注视下却丝毫没有恐惧。
七手八脚的扶起桌上的的杯盘狼藉,仿佛故意躲着自己的眼神一般,半点都不敢看向自己。
“哪儿来的野娃娃!”雷音突然大吼一声,跨上前来,震得糖宝都快要从树上掉下去了。糟了!骨头妈妈,快说啊,快说啊!
花千骨怔怔的抬头看着他的两个脑袋,这个人是仙呢?还是妖怪?
突然一下身子整个腾空,竟然被他抓住后背上的衣襟,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奋力的挣扎着,却像在空中游泳似的,姿势滑稽可笑极了。
“胆子太大了点吧,竟然敢跑到天宴上来捣乱!”两个头的两个嘴同时吼道。
“我……我是清虚道长让我来的!”花千骨大声喊。
“清虚老道?”周围的人愣住了,雷音也愣住了,“他让你这么个毛头小子来干吗?”
“雷音,快把孩子放下,听她好好说。”王母斥责道。
雷音这才把花千骨扔到一旁的草地上,花千骨揉揉摔痛的后背,爬起来站直了。还是神仙好说话,不像妖魔鬼怪那样难沟通。
“事情是这样的……”花千骨把自己总爱遇鬼,然后上茅山求道,可是没办法上山就去异朽阁求了个天水滴,后来上到山却发现茅山整个被灭门,气息奄奄的清虚道长让她来天宴捎个信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讲到拴天链被夺的时候,在场的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白子画眉头紧皱,看来妖魔二界为了妖神出世已经协成联手了。
“你的意思是你个毛头小子现在是茅山派掌门?”雷音一肚子火大,另外一个头在仰天大笑着。
“呃……”花千骨难为情的望向慈祥的王母,“我能力有限,可不可以拜托娘娘帮我召集一下茅山派门人,好重整茅山派?”
“这是自然,你年纪小小一个人跋山涉水来天宴送信劳苦功高,清虚道长为护神器而舍身,实在是让人悲痛。我们一定会夺回拴天链不会让他和门下众弟子白死的。至于其他后事你不必担忧我们自会料理妥当。”
“谢谢娘娘!”花千骨没想到那么容易,连忙又转身跑道崂山派掌门面前,嗫嚅道:“这位道长,我上山途中碰到你的徒儿林随意的魂魄,他也请我带个信给你,他是被春秋不败打散了灵体,你让他带的东西也被抢走了,他说请你原谅,后悔平时没有好好学艺。他的魂魄被困在茅山上了,尸骨葬在快要上大茅峰的那条路旁。请你什么时候把他收殓回崂山。”
面前白发苍苍的老人眼睛里隐有泪光闪烁,轻叹一声。他道是林随意像平常一样贪玩可能又误了回山,但是今天一来看到清虚老道也没来就知道大事不好了。
“谢谢这位小施主。”
“这个春秋不败简直是完全不把我们仙界之人放在眼里!抢拴天链的事他肯定也有份参与,陛下,请下仙缉令!”王屋山掌门面如铁青。
玉帝点点头,却听太上老君道:“我觉得现在最大的危险是流火绯瞳杀阡陌,那人妖法如此高强,几度出入九霄殿盗取仙药竟如入无人之境。鹿野几度大战都围困不了他,把所有天兵天将都当猴耍。再说他又是群魔之首,若能先将其斩杀,妖魔实力定会大减。”
“恩,所言有理,剩下的诸位持有神器的仙家们,一定要倍加小心,万不可再出现茅山这样的惨事了。这宴会我看也没心情再开下去,如果没什么事了,这次天宴就到此为止,大家回去各为清虚道长上柱香,各司其职去吧。尊上,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玉帝望向白子画,眼里全是沉重的托付。
白子画心神领会:“没有了。”
“那好,大家都散了吧。”
众仙心下黯然,都明白茅山屠门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为了妖神出世而争抢上古神器的一轮轮厮杀,紧接着会不断上演。如今,不断强大各自实力才是正道。
王母赏赐了花千骨一些神物,安慰她先回去茅山,然后有什么事会派人来通知她。
瑶池边上,众仙都匆匆散了去。也算是趁兴而来,败兴而归。
花千骨有些不自然的走到白子画面前,完全没有了刚刚面对众仙陈述时的口若悬河,还有面对各方关于异朽阁等诘问下的镇定自若。
“白,白……”叫什么呢?白老前辈?白师傅?白神仙?(呕……)
“清虚道长说这个很重要,让我交给你,还……还有,可不可以请你收我为徒!”
啊,她终于说出来啦!花千骨把那个传音螺高高捧到白子画面前,然后拜下身去。
白子画皱起眉头,更显得仙姿秀逸,孤冷出尘。可是那眉梢眼角浮动的,却是一抹若隐若现,久历血雨腥风的淡然和冷厉,和之前看着身为小虫的她的眼神还有笑意完全不同。
“我从不收徒弟。”简单的几个字,接过传音螺,转身拂袖而去。
“白,白……”花千骨在后面一路小跑的跟着他。糖宝也连忙从树上驾着叶子小船飞到花千骨肩头停稳了。
“求求你了,我无处可去,清虚道长说我或许可以拜在你的门下。”
“清虚道长?”白子画停下步子,花千骨指指那个传音螺。
白子画手放在螺旋顶端处没有放开,先是洛河东的狮子吼从指尖里传了进来,然后又听到清虚道长的临终遗言,还有拴天链的秘密等等,以及最后再三拜托自己收面前这个高才及他腰的小孩为徒。
“洛河东,清虚道长,然后又是我,还真会一个推一个啊。”白子画无奈。左右打量了一下花千骨,生这种命格,偏偏还是个女孩子。
“你叫什么名字?”
“花千骨!”花千骨惊喜的咧嘴对他笑,露出白白的小牙。
“连名字都那么煞气……”
“算命先生说要以煞制煞,爹爹也曾妄图找人给我改名和改命格,可都是死伤惨重,之后便没办法了。所以我才想要拜师学艺,我再也不想连累身边的人了!”
白子画沉默了片刻终于道:“以后,我就叫你小骨了。”
说着转身继续往前走,衣袂飘飘,说不出的风流恣肆。
花千骨愣在原地,好半天没反应过来,糖宝使劲掐她。她才狂喜的飞快跟了上去。
“谢谢师傅!!!”
“我没说收你为徒。”白子画看也不看她。
“那……”
“你可以跟我回长留山,作为一名普通的弟子,至于拜师,要按规矩来。一年之内,你若能学有所成,仙剑大会上表现出色,让我满意的话,可能我会考虑一下。”
“一年?”师傅大人是在考验她么?
“好!一言为定!我一定会做到最好的!”花千骨踌躇满志的发誓,她一定,要做白子画的徒弟!!

阅读全文

与qq杀千陌皮肤相关的资料

热点内容
韩国电影在洗衣房忍者电影 浏览:631
偷窥无罪电影 浏览:472
农村电影里有个老师叫许老师 浏览:36
有关蛇的电影一个女的怀蛇 浏览:363
你们看了什么电影的英文 浏览:167
boyloves.dun 浏览:618
铁雨3半岛危机云播 浏览:543
app改版传播 浏览:873
女主和多个男主有关系 浏览:714
强迫舒淇的那部电影 浏览:342
都市沉浮乔梁全文免费阅读 浏览:842
姑父小说女主姓温 浏览:374
叶尘为主角的小说 浏览:822
能直观反映数据分布状态图指什么 浏览:935
有狗蛋求片名 浏览:607
包贝尔最新电影叫什么 浏览:877
穿越一女五夫的田园生活 浏览:492
主角一步步推母 浏览:794
雨林风暴 浏览:647
巨鹿哪里有数控编程培训 浏览:984

友情链接